珍爱网上市圈钱之举恐成脱困昏招
2017-02-28 10:57:17
  • 0
  • 1
  • 14
  • 0

       

      珍爱网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松于2004年底收购了国内一家免费交友网站“中国交友中心”,历经4个月的改造后,完全背离了该网站免费的性质,变成以相亲为外衣大肆敛财的婚恋网站“珍爱网”于2005年4月上线。

  珍爱网建立之初,由于缺乏正确商业模式,收入不高。2010年开始,拼命砸钱做广告,参与以话题取胜的某卫视娱乐节目《非诚互搞》后,获得高关注度。此后,珍爱网建立了线上自助约会平台、电话红娘相亲服务、线下红娘相亲直营店结合的服务模式,主要为客服提供线上交钱服务、O2O直营店“一对一”交钱红娘服务以及电话“一对一”交钱红娘服务。这样的商业模式和宣传力度虽然使知名度一直维持在中国婚恋网前四的位置,但该网营业收入并未随之快速增长,仅于2011年获得一笔融资后便不温不火,一度陷入被倒闭的边缘。

  为了生存和拼命砸钱维持市场热度,珍爱网迫切需要外界注资。于是发布注水数据披露文件,该文件显示,“某爱网”2015年公司收入6.85亿元,估值27亿元。2016年8月,珍爱网数据显示,近1亿注册会员,2016年上半年收入4.75亿元,净利润3100万元,经营性净现金流7700万元。2016年营业收入约10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约1亿元,经营性净现金流1.8亿元以求投资机构伸来橄榄枝。

      但根据易观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年度综合报告2016》,珍爱网2015年收入为2.96亿元,与上述文件显示的收入差距较大。

     在市场份额方面,融资文件称“某爱网”2015年市场份额为19.2%,仅次于世纪佳缘的20%,位居第二。但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来自易观报告的数据则显示,2015年珍爱网的市场份额为11%,排名第三,前两位是世纪佳缘和有缘网,市场占有量分别为26.7%和15%,去年与世纪佳缘合并的百合网位居第四。

      这样的数据差距,被业内指责珍爱网“数据注水”。珍爱网CEO李松则公开向媒体否认数据注水,并狡辩表示易观的数据来源于错误的模型估计。

      中国问题研究专家薛永鹏指出:婚恋网站所有参与者都造假,而且有很多种方式造假。所以问题不是是否作假,而是有多少水分在其中。从你进入网站按条件搜索会员数量,然后根据年龄、省市等按比例放大便可推算出该网站的会员大致总量,以此推算某网站注册会员注水量很可能大于50%,但具体注水量是多少,估计只有该网站的程序架构师、统计师和领导知晓。

       珍爱网相关负责人对某报记者表示,近两年珍爱网增加了新的两项服务:线上自助约会平台和线下相亲服务直营店,导致近年总收入快速增长。而这项被珍爱网引以为豪的增长模式被指“下套敛财”:邀去门店后步步收钱,被骗者不胜枚举,骂声如潮。

      珍爱网的这种O2O相亲服务直营模式,其直营店模式采用的是自主培养红娘为会员提供相亲服务。虽然“直营制”的拓展速度要慢于“代理制”,但收入利润远远代理制。不过珍爱网的这种商业模式运营成本比较高,收费也更高。

      当然,“直营制”一直被认为是“质量”的保证,但在珍爱网身上,事实似乎并非如此。就在今年5月,有媒体报道,珍爱网报价不透明、顾客交完钱签了合同红娘就失联、退款维权难等乱象丛生。这使得其商业模式中最核心的红娘服务不能为客户牵线搭桥,反而成为用户和网站矛盾激化的原因之一。

      33岁的女博士王小姐属于个头高、学历高、岁数高的“三高”单身人群,她把希望寄托在了珍爱网上。不料,交了近2万元给珍爱网后,却没有找到心上人。珍爱网在钱款落袋为安后,敷衍地给她找了几个男士见面。小郑说,她也是被珍爱网以这种方式约进门店的。“他们把在珍爱网找对象这事描述得非常简单,一个劲要我交钱。我答应了,他们当即就喊人拿着POS 机进来,让我刷卡,我就刷了10800元。”刷完卡后,珍爱红娘就要小郑在合同上签字,小郑突然意识到这件事不靠谱,就没有签字,当即提出退钱,然而,红娘们没有同意,让她好好想想再说,随后拖了好几个月。

      “珍爱网问题频发的一个原因是,对用户信息把控不严,大多没有经过身份验证,而且违约责任规定较少。监管难主要难在网站要获取用户的资料越详实,则用户注册流程将越长、越复杂,这或会降低用户的注册积极性,而且对用户信息进行严格监管,会提高网站的运营成本,从而加重网站的财务负担。” 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薛胜文表示。

      在危机重重和资金困局下,珍爱网一直想利用上市获取融资,把包袱抛给资本市场。早在2011年世纪佳缘提交IPO申请之际,珍爱网创始人李松也暗示珍爱网已进入上市前缄默期,但此后便没有了下文。并且珍爱网近年来的融资之路走得也并不顺畅,在2011年完成B轮融资后就沉寂了。珍爱网这家2010年就多次喊出即将筹备上市的公司,在六年之后,依旧处于即将上市状态。2015年9月,百合网向新三板递交了《公开转股说明书》,并于11月,登陆新三板;同年10月,世纪佳缘宣布与百合网合并。姗姗来迟的珍爱网还在上市筹备期。2017年2月15日晚间,停牌逾两个月、一直筹划资产重组事项的德奥通航(002260,SZ)发布了《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进展暨延期复牌的公告》,公告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资产为深圳市珍爱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珍爱网”),本次交易为公司拟在标的公司VIE架构拆除完成的基础上,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标的公司100%的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具体方案方案及相关交易条款正在磋商、谈判过程中,尚未最终确定。

       事实上,该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一经发布便激起市场的一片哗然,而引发争议的焦点则主要集中在为何主营业务“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企业会“联姻”呢?

      公开资料显示,德奥通航自成立以来一直从事小家电业务。不过,2013年9月,德奥通航提出了“通用航空项目五年战略规划”,自此公司进入通用航空业务领域,公司主营业务已由原“电器设备”业务转变为“通用航空”、“电器设备”双主业运营,但通用航空业务仍处于培育期,未形成稳定的规模化生产,盈利能力也未能凸显,因此,公司目前的业绩来源仍以电器设备为主。根据德奥通航发布的2015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总营业收入6.54亿元,同比下降5.3%;营业利润-2771.20万元,同比下降448.4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65.45万元,同比下降168.07%;其中,电器设备业务收入6.37亿元;通用航空业务收入仅为0.17亿元。

      此外,虽然2016年1~9月德奥通航的净利润为313.76万元,同比增长137.19%,但事实上,增长的净利润与公司增加的政府补助密不可分。2016年1~9月,德奥通航的营业外收入为795.02万元,较上年同期上升558.46%,其中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791.82万元。不仅如此,2014年和2015年德奥通航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3568.79万元和120.38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德奥通航2015年的政府补助与2014年相比少了3448.41万,而全年净利润为2165.45万元;2014年德奥通航在获得3568.79万元的政府补贴后全年净利润也仅为3181万,如果剔除政府补贴,该企业算是彻头彻尾的连年亏损企业。

       2016年12月28日,德奥通航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收到了1300万元的财政奖励,本次奖励款项作为营业外收入,确认为当期损益,对公司2016年度业绩有积极的影响。”随后的2017年1月19日,德奥通航发布了《2016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业绩变动原因说明为:“第四季度公司家电业务板块业绩好于预期,通航业务板块取得财政奖励及股权转让收益。”

       2016年12月9日,德奥通航发布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终止审查通知书》,终止对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申请的审查。这意味着,公司拟布局通用航空装备制造的计划落空。不过,仅一周后,德奥通航就披露了停牌筹划重大重组事项。

      在公告中,德奥通航称本次重组的目的在于:“公司和珍爱网在经营理念、O2O业务融合以及生活产业生态圈打造等方面有巨大的合作前景和整合优势,为公司家用电器业务顺利转型提升奠定坚实的基础。”在中国问题研究专家看来:不过是珍爱网这个烫手山芋利用国家补贴这一漏洞,寻求了一个能为自己长期烧钱补贴的主人,德奥通航依仗反正有政府高额补贴,不用花自己的钱也毫不吝惜,等到上市后圈钱变现,说不定上市后还能捞一笔,何乐而不为呢?

      薛永鹏认为这个行业规模效应有限,流量不稳定,全靠运营维持,长期持续盈利较为困难。虽然公司上市能带来资金,但也相当于把包袱给了资本市场。如果依靠自己做不到成功,上市也不能帮它成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